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安徽治白癜风的仪器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19:26:5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安徽治白癜风的仪器,江西白癜风发病原因,江永白癜风医院,临沂根治白癜风的中医,禹城好的白癜风医院,乐都白癜风医院,淄博治白癜风的医院

  创始人孟凯的回国,给深陷控制权风波中的中科云网(下称*ST云网)带来一轮新的震荡。自5月末孟凯回国后,上市公司已接连收到三封关注函,内容均与孟凯有关。

  6月14日,就*ST云网上周五发布的公告,深交所向上市公司进行继续“追问”,要求公司实控人孟凯对相关信息披露的表述进行修订,以明确答复。此外,深交所要求公司自查并说明,是否存在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及相关情况。

  深交所逼孟凯“正面回答”

  这已经是近一个月以来,上市公司*ST云网收到的第三封关注函。第一封关注函下发于孟凯被曝“回国”后4天。

  5月底,有媒体刊发报道称,远走澳大利亚两年半后,*ST云网控股股东孟凯称已回国,6月1日,上市公司在公告中确认了此事。同日,有媒体报道中称孟凯回国或为“重夺控制权”。或受此消息影响,5月31日、6月1日,*ST云网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6月5日,交易所对*ST云网发函,要求向孟凯求证“是否接受了媒体采访,采访内容是否为其个人意见的准确表达”。

  还未等公司回复,时隔2天,交易所第二次下发关注函。起因是又有一篇关于孟凯的报道问世,该报道中称孟凯回国后拟“重操旧业”进军餐饮行业,构建“湘鄂情小馆”及“湘鄂情八大碗”等品牌。交易所据此要求公司回应,孟凯经营的这些餐饮品牌是否与公司主营业务构成同业竞争。

  直到6月9日,*ST云网才对第一封关注函进行了回复,公司称,经向孟凯求证,其表示“回国后未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在未来12个月内,本人目前没有涉及公司的业务、人员、权益变动、重大资产重组等方面的计划。”

  6月14日,在公司还未对第二封关注函进行回复的时候,第三封关注函不期而至。深交所在关注函中对6月9日得到的答复表示不满,要求孟凯进行更为明确和正面的回答:“对相关表述进行修订,不得使用‘目前没有’、‘暂无’等模糊性表述;同时请说明是否构成承诺事项。”截至目前,上市公司尚未对第二和第三封关注函中的问题进行回复。

  6月8日,孟凯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个人不会对外界回应任何与云网有关的问题。

  云网债务危机演变为争权

  2013年底至2014年6月,为解决转型所需资金,孟凯将自己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给中信证券;2014年底,因遭证监会调查,孟凯远赴澳大利亚“为偿付债务筹集资金”;此后,孟凯辞去董事长职务,将债务问题先后委托给万钧、王禹皓处理,王禹皓接任董事长;2015年11月,孟凯授权王禹皓代为行使权利,约定直至委托人“与标的股份相关的个人债务全部清偿完毕为止。”

  到了2015年12月,在王禹皓的操作下,上市公司解决了4.5亿元债务,但孟凯高达10亿的个人债务并没有得到处理,股权面临被拍卖危机。

  此时,陈继掌管的“上海高湘”出面接盘,替孟凯暂时保住股权。双方还计划合作重组中科云网。在前述债务转让过程中,孟凯向陈继承诺:将向陈继授权上市公司控制人的相关权利,并让陈继进入董事会并担任董事长。2016年11月,陈继成为中科云网董事会董事。

  后据公开报道显示,由于现任董事长王禹皓的阻挠,陈继控制的上海高湘无法向上市公司增补董事,并且由于王禹皓一直把持董事长之位导致孟凯不能履行让陈继当董事长的诺言,导致高湘不同意豁免一笔3000万的债务。

  至此,孟凯与王禹皓“反目”,与陈继形成一致行动人,抗衡王禹皓。春节前后,上市公司公告称,公司被“不明身份人士非法控制”,后确认“不明身份人士”系公司实际控制人孟凯所请。孟凯当时称,自己“自掏腰包请安保人员维护上市公司财产不受损失”。

  今年4月20日,上市公司公告称,孟凯持有的中科云网1.82亿股股票被董事陈继的关联方申请司法拍卖;5月19日,*ST云网公告称,孟凯与陈继签署了解除《〈合作及一致行动人协议〉之解除协议》。假如股份被拍卖,孟凯将彻底丧失上市公司控制权。因此,这次孟凯回国,被外界普遍认为将是一次“夺权之旅”。

  ■ 对话

  孟凯:我跟上市公司不是同业竞争

  5月30日,中科云网实控人孟凯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一条定位在武汉的状态,并写道:“回家真好!”从他晒出的朋友圈好友留言可以看出,多位故人对如今的他有着统一的评价:“胖了。”

  6月8日,新京报记者在北京朝阳区某咖啡厅见到“胖了”的孟凯。他告诉记者,此行回来目的是为重拾餐饮、“重整湘鄂情”。

  对于上市公司中科云网目前的状态,以及他对上市公司的打算,孟凯选择“三缄其口”,新京报记者每每提及有关云网的话题,都被他迅速岔开。

  不过,孟凯明确表示,正在运营的餐饮品牌与上市公司没有同业竞争,并将自己定位为“操盘人”的角色。

  在澳大利亚三年“没闲着”

  新京报:你现在在北京住哪儿?

  孟凯:宾馆,房子该封的封了,该查的查了。

  新京报:自2014年年底去澳大利亚,至今快三年了,此行突然回来的目的是什么?

  孟凯:回来继续做我的餐饮。目前主要是运营“湘鄂情小馆”和“湘鄂情八大碗”两个品牌,到明年年底,湘鄂情小馆要在北京开到100家以上。另外就是一些和吃的喝的相关的生意,比如北京水很差,那我就想着做一点水的生意。朋友有一家净水器公司,三四年前我就投了,我是小股东,我走了(他们)也一直在做。

  新京报:当年就是在餐饮上跌倒的,为什么选择重操旧业?

  孟凯:我还是对做餐饮最熟悉,这也是我的理想。当年上市公司餐饮资产剥离出来,在我手上,我有那么多负债,我是不是要还债,我是不是要养活员工?况且国内高端餐饮‘死光’之后,中低端餐饮更火爆了,我回来全面转型大众餐饮市场。

  新京报:离开国内市场好几年,现在回来拾起老本行,会觉得需要重新适应吗?

  孟凯:我这三年在澳大利亚没闲着,我也一直在做(餐饮),也一直关注国内市场。我发现他们(国内同行)做得很烂,国内这么多互联网餐饮为什么倒闭了?因为互联网+餐饮是死的,餐饮+互联网才能活,他们仅仅是互联网的“拿来主义”,没有根基,但是我有,我有工厂,有厨房,我有线下门店支撑我做互联网餐饮。

  新京报:所以并不像外界所猜测的,认为你回来是谋求夺回控制权?

  孟凯:我是来调解……我们不要谈云网的事了。我就这么说:我回来,配合公司、配合监管机构解决公司问题,那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我现在回来主要还是想干自己的事情。

  自我定位“操盘人”

  新京报:交易所关心,你现在做这两个餐饮品牌,跟上市公司有没有同业竞争?

  孟凯:我现在做餐饮,(监管层)来问是不是同业竞争。肯定不是嘛,你当年把东西(餐饮业务)都卖给我了。上市公司卖给我,我拿钱买的,花了一两个亿,当时我是拿钱救公司。这等于卖的时候就确定了我不是同业竞争,现在怎么又来问(是不是同业竞争)呢。

  新京报:据了解,湘鄂情系列的品牌商标当初卖给第三方,现在并不在你手上,你怎样实现经营和控制?

  孟凯:买(商标)的人还是希望我来做,我将来去做大股东就可以了。人家一句话:你随时来我们都欢迎。都是朋友,很了解我,都觉得湘鄂情可惜了。

  新京报:那目前怎样定位你的角色?

  孟凯:操盘人。

  新京报:谈起餐饮你有很多见解。外界对你有一种普遍认识:在餐饮行业是一把好手,但是搞资本运作就未必擅长。

  孟凯:那两年,因为八项规定,整个高端餐饮都明令禁止了,你说怎么办?这个不是说我这个人怎么样、或者我公司没生意而关门的。

  新京报:现阶段你的心情跟2014、2015年相比怎么样?哪个阶段相对来说更困难?

  孟凯:我在澳大利亚过得很好。人都长胖了,什么叫困难不困难?任何一个人,活在世上,每天要面对很多困难,首先要有好的心态。你看我的状态就能看出来,胖了40斤。

  新京报:经济方面呢?有没有觉得压力很大?

  孟凯:有饭吃。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海南能否治好白癜风